正视个案的感受

法国思想家帕斯卡(Blaise Pascal)说:「人类的头脑既是宇宙的光荣,也是宇宙的耻辱。」帕斯卡所指的光荣,就是人类大脑内潜藏着不可胜数的潜能,人类大脑的创造力从艺术、科学、医学、电影、建筑等方面,随着时代的推进,创造、发明无数令人赞叹的作品;耻辱则是因人类大脑常常神经错搭,造成种种的错误。有时,占卜师在演绎另一层次的议题,个案却常常出自于不愿面对自己的错误而做出种种掩饰。

美国当代精神医学大师,同时也是心理治疗思想家欧文·亚隆曾指出他所犯过的错误,一位早年承受失落以及丧夫之痛的个案,询问亚隆在两次治疗之间是否想过她,他回答道:「我常常想到你的处境。」一句表达适度关心的话语,竟激怒了个案:「你怎么能这么说,你是助人工作者,要求我分享自己最深的威受。你的话却只会使我更害怕自己没有自我,每一个人想的都是我的处境,却没有想到我这个人。」接下来一周后,这位精神医学大师反复沉思这位个案的话语,觉得她所言完全正确,便在下次会谈时向她坦承错误,并诚恳的邀请她以这种直言方式帮助他看见自己的盲点。

塔罗牌占卜师解牌错误或表达不清,最容易发现盲点的往往不是占卜师本身而是个案,毕竟个案最清楚占卜师所说的内容是否符合个案的情况。同时,个案站在自己的角度,他所感受到的也与占卜师截然不同。

多年前曾有一次,我为个案抽牌(以前视情况,有时我会让个案抽牌,有时则是由我抽牌),抽出的牌对应个案问题似乎很不圆满,我顺口的说:「从妳所抽出的牌面上看来……」想不到个案用非常强的防备心响应我:「那是你抽的牌,不是我抽的……」我察觉到一时的失言造成个案不悦,心想:「如果没有站在个案的角度,妥当处理她的不悦,她将无法相信这次占卜。」个案的防备心,并不全然在于由谁抽牌,而是牌面所呈现结果多半是不好的,我念头一转,便回答:「抱歉,我一时口误让妳产生不悦,如果妳觉得我代替妳抽牌会失去准确度,是不是要再重新洗牌一次,由妳自己来抽牌?」最后她没有要求选择重新洗牌,而是由我继续为她解牌。

这件事让我学习到:要让个案相信占卜师,至少先让个案学习为自己所抽的牌负责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现在大多时我都会让个案自己抽牌,如果要由我为个案抽牌时,也会先询问对方:「要我帮你抽牌?还是您自个儿抽?」

解牌分析错误,在所难免;但错误并不只发生在解牌时,占卜师的言语、行为以及肢体语言,这些看似与占卜毫无关系的举止,都会在无意识间影响了个案对于占卜师的信任度。无论如何,当个案表达对占卜内容不悦或对占卜师的言行不快时,占卜师都应该正视个案的感受,而不是漠视个案传递出来的内心讯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